职业电子竞技 正从网到端“进化”

  ◎1998-2008 电竞古生代网吧普及,孟阳、李晓峰等第一、二代电竞选手走红

  电子竞技从游戏进化而来,如今已经发展成一个规模庞大的产业,诸多职业电竞选手、俱乐部在一场又一场比赛中证明自己,成为了深受年轻人喜爱的竞技项目,顶级电竞赛事的关注度已经超越了许多传统体育比赛。

  曾经,电竞选手因为缺乏配套产业支持,一旦退役便前路茫茫,甚而彻底消失于电竞圈。

  GEF成立意在推动电竞进入奥运会

  ID为“老帅”的张宇辰是成都电竞俱乐部AG超玩会王者荣耀一队的队长,在2019年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上拿到了总决赛最佳选手奖。张宇辰和队友通常住在成都的一间别墅里,一般睡到中午12点,再起床洗漱,吃过“早午饭”后,便开始训练赛——5人组队和其他战队约着打手机游戏《王者荣耀》,但和一般玩家不同的是,每一名选手每局比赛挑选的英雄、出的装备都经过了精深的“算计”。训练赛会持续整个下午,在吃过专职做饭阿姨精心制作的晚饭后,继续打训练赛直至深夜。

  事实上,选手薪资上涨也表明了电竞俱乐部的收入正变得更加有确定性及增长性,其中之一,便是各级赛事奖金,比如联赛、杯赛、洲际赛、全球赛等。2019年英雄联盟全球锦标赛S9的冠军队伍FPX获得了225万美元的奖金,约合人民币1578万元;而夺得了2019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冠军的eStarPro,则拿到了1344万人民币的奖金。虽说不是所有电竞俱乐部都能拿到高额奖金,但名次靠后的队伍,也还是能拿到联盟的一定奖金分成。

  电竞职业选手的一天往往是从中午开始的,26岁的“老将”张宇辰便是如此。

  中国电竞进化

  ◎2008-2015 电竞中生代电竞进入平稳增长期,产业进入爆发前夜

  张宇辰告诉记者,打职业电竞是一个不可逆的工作,一旦松懈了可能就无法继续,毕竟职业电竞的黄金年龄在18-22岁,过了这个年龄段,其反应速度和操作水平通常会大幅下滑。所以他哪怕在做替补的一年时间里,也一直坚持训练,寻找重新上场的机会。

  在电竞圈,一些选手退役后会转型为赛事解说,但能成为联赛官方解说的则是凤毛麟角,多是退为直播平台电竞主播。也有一部分退役后通过成人高考等方式进入大学学习,比如腾讯电竞就联合北京邮电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和广州体育学院为电竞选手提供了深造机会,以及相关奖学金。还有一部分则留在电竞产业,成为教练、助教以及数据分析师等赛训体系成员。

  利用电子设备(电脑、游戏主机、街机、手机)作为运动器械进行,操作上强调人与人之间的智力与反应的运动竞技项目。

  现在征战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等顶级电竞赛事的俱乐部,早已告别了“三室一厅”的草莽时代,大部分俱乐部的赛训基地都搬入了别墅,选手、教练、领队住在一起进行训练,除了应有的后勤,有些俱乐部甚至还配有心理辅导师。

  ◎1990-1998 电竞太古代电子游戏走进中国家庭

  当然,这一切都得依赖于电竞赛事联盟成功的商业化运营,只有将蛋糕做大,锅里有了碗里也才有。从这一点而言,职业电竞的发展势头良好。

  从七巧板、弹力圈,再到红白机、电脑甚至手机,每一代年轻人的玩具在变化,也有人“玩”出了名堂,“玩”成了职业。

  随着电竞关注度的跃升,职业选手的薪资水平也是水涨船高,以KPL队伍为例,普通选手的月薪在2017年为两万元左右,明星选手可达到七八万元。但为杜绝恶意开高薪挖人破坏赛事生态,KPL联盟出台了和NBA一样的“工资帽”规则。

  这支获得成都地标建筑加油的电竞俱乐部也没有辜负家乡父老的支持:AG超玩会在2019年KPL秋季赛总决赛上成功夺得冠军,将银龙杯带回了成都。

  电竞为传统体育提供了数字时代传播的新思路,传统体育也为电竞带来了规范的产业发展经验,二者的结合,又将为人们的文娱生活带来哪些变化,正牵动着无数人的心。

  总体而言,现在的电竞和十几年前相比,境遇有了很大不同,资本青睐、公众关注,更是催生了移动电竞这样的全新物种——商业模式多元、职业化发展走上正轨,线下、线上观赛正在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日常生活娱乐的一部分。

  2019年12月9日晚7时,路过成都二号桥的人很难忽视成都地标之一的天府熊猫塔的变化——塔身亮起了红色的灯光,“AG超玩会,雄起”、“一起上场一起赢”、“KPL秋季总决赛”的字样循环闪现,引得路人驻足拍照。

  做大蛋糕,方才有千万级奖金赛事

  每周有几天张宇辰和队友会早起,去健身房锻炼,这也是为了保持体力——因为职业电竞对选手的体力和脑力有着极高的要求。

  物种在进化

  ◎2016至今 电竞新生代电子竞技从网到端成资本热土,移动电竞迅猛发展

  和NBA、英超等超级赛事一样,LPL、KPL等电竞赛事的参赛队伍席位数量有限,而在取消了降级制度后,“席位”正变得越来越值钱。而大型电竞俱乐部大都多线作战,以提升自己的影响力,以及综合运营管理水平。

  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在2018年初启动了电竞地域化的落地,成都因此迎来了7支俱乐部落户,共计上百名电竞选手、运营人员从上海搬家到成都,其中最特殊的是AG超玩会——这是支成都本土电竞俱乐部,也是KPL联赛创立之初的元老战队。他们也在1月6日宣布将在成都设立专属于自己的主场,并在战队的名字前冠上了“成都”之名。

  没有周末,只有训练赛,像张宇辰一样的职业电竞选手,除了正式比赛、训练赛以及商业活动之外,很少有放假。但职业选手并不在意,拿着高薪且衣食住行都有人照料的他们,所在意的只有如何提升竞技水平,拿到更好的成绩,实现自我价值。

  此外,值得一提是国内电竞行业近年来推行的地域化发展策略,此举意在分阶段帮助电竞俱乐部找到自己的主场城市,让队伍和城市产生更深的联系与粘性。

  商业化电竞

  通常中午起床,没有周末只有训练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LPL积分榜:SN与EDG喜提3连胜 WE收下3连败垫底
  • 特殊时期的LPL七周年:电竞向前
  • iQOO 3 5G游戏体验大幅提升 开启专业电竞模式
  • 无限火力隐藏的OP英雄 美服玩家使用艾翁拿下95连胜
  • LCK官方晒出职业选手手绘 李哥堪称灵魂画师相当传神
  • 探索洲际赛胜负之外的东西:LPL队伍是否在原地踏步
  • 无损4K 144Hz?被狂赞的华硕DSC电竞显示器是何方神圣
  • 2019中国移动电子竞技大赛河北省区赛选手集结 预选冠军聚石家
  • 2019全球电竞运动领袖峰会暨腾讯电竞年度发布会:电子竞技正在
  • 纪录片《电子竞技在中国》将亮相
  • 网站地图